中新網杭州4月4日電 (見習記者 施佳秀 張駿)4月1日起,浙江施行了以取消“以藥補醫”機製為切入口的省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實現公立醫院全部藥品(中藥飲片除外)按實際進價零差率銷售。業內分析,藥品零差率後,基本藥獲利減少,此次新醫改或將令部分基本藥生產企業被迫轉型生產高附加值藥物。
  更有藥企擔心,在補償機制不完善前提下,在該省統一的藥品採購平臺外,醫院或通過市場二次議價,向上游企業索取利益。
  醫改未涉及藥品流通 醫葯代表仍有利可圖
  浙江省衛計委副主任張平此前表示,此次公立醫改的核心是藥品零差價。也就是未來醫院上調診療費,不再以藥養醫。
  儘管這次改革革掉了藥價高的弊端,但此伏彼起的是診療費用的上升。浙江省衛計委方面也明確表示,民眾暫時難以明顯感受到看病價格的下降。
  針對當前看病貴的問題,多位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當前藥品的流通換環節過長,導致藥價高居不下。
  台州恩澤醫療中心主任陳海嘯表示,當前主要把藥品和醫療行為之間的直接利益關係斷掉,未來重點則在於整頓藥品的流通。
  陳海嘯用低小散亂來形容當前的藥品流通。所謂的低就是藥品的物流、配送的本身就是比較低;小就是全國的醫葯公司、藥廠太多;散就是沒有形成行業的規模效應。
  ”低小散,造成亂,使得藥品從藥廠出來之後到患者手上,路程太多,環節太多,加價的機會就多。”陳海嘯說。
  醫葯代表是藥品流通環節中的重要部分。
  浙江省衛計委主任楊敬談起藥品採購流程時表示,公立醫院藥品以省為單位進行統一招標採購,與生產企業、流通企業進行談判,力求降低進入招標目錄的藥品價格。
  “我們有一系列程序設計,招標前在全省進行了詳細的調查,瞭解醫院里每種藥的歷史招標價格,再進行信息統計,找尋最低價格,要求企業在這個基礎上繼續降價。”楊敬說。
  浙江省藥械採購中心藥品科科長蔡捷告訴記者,浙江採購藥品就是在保證藥品質量的基礎上再進行價格PK,總的原則是儘量保證最低價採購。
  儘管全省統一招標藥物,但醫院和醫生具體選用哪種藥,依舊有很大的自主權。這也導致此前該省藥品統一招標改革,也未能杜絕醫葯代表。
  從記者調查情況來看,此次醫改依舊未對藥品流通環節造成任何影響。
  浙江某藥企醫葯代表鄭超(化名)向記者確認,該省每一種藥的招標價格都是統一的,省內不同地方也不會出現藥品價格不一樣的情況。
  “15%的藥品價格漲幅是醫院提的,藥品零差價後,藥品價格漲落影響的是醫院,醫葯代表還是像以前一樣,照常銷售藥品。”鄭超說。
  在鄭超看來,當藥品價格被招標平臺定死後,售藥進醫院靠的是人情,而不再是價格。他透露,現在的醫葯行業競爭激烈,同類產品及療效都相似,醫葯銷售與其他銷售一樣,主要還是要靠關係、做人情,“產品已經進醫院,主要靠關係維護,產品效果確實好,若跟醫生關係好,醫生還是會幫你。”
  在浙江某外資藥企做醫葯代表的張佳(化名)也認為,新醫改沒有影響藥企銷售的模式,“醫改前,我們賣藥主要跟醫生建立關係;醫改後,我們還是繼續跟醫生建立關係。”
  “醫葯代表往往按銷量拿提成,很多醫葯代表年薪幾十萬,甚至上百萬,這些高收入都附加在藥品上,導致藥品出廠價被無形拔高。”浙江省某醫院負責人表示,要從整個生產、流通、配送這些環節進行一次科學梳理,去掉一些不必要的環節,減掉一些不必要的手續,“只有真正把藥品價格從廠家手中降下來,才能讓老百姓真切感受到改革帶來的實惠。”
   醫改或攪亂基本藥品格局 藥企面臨困難轉型
  針對公立醫院藥品零差率的改革,業內認為,會對基本藥品帶來衝擊,甚至會導致行業洗牌,部分企業因此倒閉。
  貝達藥業政府事務部經理胡學勤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表示,每一家藥企情況不同,如生產普通藥和專科藥的就不一樣。
  胡學勤介紹,在浙江,以往進價低於500元以下的藥品,可以加價15%銷售;而超過500元的,最高只能加價45元。
  “原來有差價時,醫院不願用貴藥,因為同樣的價格2000元,用單價貴的藥,醫院只賺45元;如果用4種單價低於500元,能賺300元。”胡學勤說,“招標以後,價格本來就很低了,現在再加上醫院沒有利潤,基本藥又是比較老一點的產品,醫生可能會選擇療效更好的高價藥。”
  胡學勤所言,正是基本藥企所面臨的困境。
  浙江省立同德醫院院長助理黃飛華表示,從利潤考慮,加之政府投入的影響,之前難免會出現多開基本藥的情況。
  “主打藥不會受影響,輔助性藥物可有可無,這些藥物肯定會受影響。”黃飛華說。
  浙江省社科院調研中心主任楊建華也認為,實施藥品零差率,除了對醫院收入產生影響,對生產價格低的基本藥企業影響更大,這類藥企或將被迫轉型。
  “需求因素會放緩,賣一盒藥賣兩盒藥都不掙錢,我幹嘛累死累活要賣呢?”某知名基本藥企負責人告訴記者,醫院的用藥積極性沒有以前強烈。
  藥企轉型雖然能在一定程度上順應醫改後的形勢變化,但他直言,“改頭換面”難度太大。
  “怎麼轉?這個不像開發軟件,今天想出來,明天就可以開發一個賣了。藥品研發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沒有10年時間投入,數億資金支持無法完成。”
  藥企擔心醫改帶來二次議價
  藥品零差價之後,醫院在藥品上已經無利可圖。根據改革的精神,藥品差價的90%都將來源於手術費、治療費、護理費、診查費等醫療服務收入。
  另外10%的缺口如何彌補?浙江省衛計委副主任張平表示,其餘10%通過醫院加強內部的精細化管理,降低成本、節約開支,以及政府財政對公立醫院的補助來進行彌補。
  記者發現,剩餘的10%缺口中,除了政府財政補助外,其餘的如精細化管理、降低成本、節約開支等都不具可操作性。也就是說,如果政府財政補助達不到10%,醫院只能虧本經營。
  以先行實行零差率改革的一地市級醫院為例,2013年因改革導致該醫院損失在1.3-1.5億元之間。該年,政府補助2000萬左右,加上醫院提高醫療服務價格,基本確保了醫院的收入沒有下降。
  但是,從4月1日開始,醫改已經遍佈整個浙江省的各級醫院。政府到底能夠拿出多少錢來補助,尚不得而知。
  為此,康恩貝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胡季強則擔憂,藥品零差率後,如果補償機制不到位,很容易出現二次議價等情況,即醫院或通過各種手段向上游企業索取利益。
  “很多藥品集中採購招標,但同一品種藥物並不是獨家中標,不是說中標的品種醫院必須要用,可以供醫院選擇的有很多。”胡季強說,“藥品最後的使用決定權還是在醫院,每家醫院最後有一個確標過程,部分醫院會利用這種確標的權利來額外地獲取一些利益。”
  上述某知名基本藥企負責人也告訴記者,二次議價手段隱秘,此類情況肯定存在,而且不是個別現象。
  作為院方,浙江省新華醫院副院長黃抒偉則表示,醫院通過浙江省藥械採購中心的平臺進藥,不允許平臺以外的二次議價。他直言,此種行為屬於違法。
  浙江省人民政府副秘書長李雲林此前在省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動員大會上表態,針對藥品回扣等違法行為,今年要抓幾個典型。(完)  (原標題:浙江新醫改或引發基本藥企轉型 二次議價令藥企心憂)
創作者介紹

劉翔

jfjmskzztnoa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