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CEO貝索斯
  上個月《哈佛商業評論》評選出了“全球最好的 100 個 CEO”,亞馬遜的傑夫·貝索斯排名第一。他構建了亞馬遜帝國,在20年裡帶來了 15189% 的總股東投資回報率 (相比美國股市在這段時間的增長),是當之無愧讓股東最放心的 CEO。
  去年貝索斯以 2.5 億美元的低廉價格收購《華盛頓郵報》以及集團旗下的大部分產品。由於他本人和電子出版業的密切關係,外界一直想知道貝索斯認為一份報紙的電子化究竟什麼最重要?現在看來,這個秋季末之前就能看到完整的答案。
  在過去的幾個月里,不再有昔日揭露水門事件時輝煌的《華盛頓郵報》正在對移動平臺進行大規模改版。為了保密,這個項目在公司內部代號為“彩虹計劃”。
  在貝索斯臨時客串“產品經理”幾個月里,他向這個計劃提出了很多要求。其中有非常具體的比如“每天上下午 5:00 兩次更新,實現最多閱讀量”,也有充滿了比喻意義的“新產品做到什麼程度才算完成?當人們開始愛它們”。但是歸納起來所有的要求都指向了兩個核心:減少讀者的“認知負擔”,和覆蓋更多人。
  第一個有關產品該怎樣設計。
  “認知負擔”是貝索斯愛用的一個詞,他用它來指代在讀者獲得他們想要的東西之前必須經歷的做決定的次數。每多一次,都會減少一批潛在讀者,因為遲遲不能見到結果的操作十分消耗耐心。所以《華盛頓郵報》計劃採用一種和網站不同的排版方式,以瀑布流的形式直接呈現內容。把東西做得儘量簡單、步驟少這一點,和亞馬遜的“一鍵下單”思路一模一樣。
  華盛頓郵報的總裁 Stephen P. Hills 說,改版後的電子版會主要通過用戶訂閱和出售平臺所使用的技術來盈利,而不是借助廣告支撐整個採編團隊。因為在過去 10 年裡,廣告變得越來越難以支付開銷。
  為了獲得更多的用戶,才有了第二個變化。《華盛頓郵報》已經開始逐漸從一個地方媒體變為全國性媒體,具體就表現在報道的內容上。
  早在 1974 年《華盛頓郵報》就曾經因為報道尼克鬆竊聽醜聞“水門事件”而聲名鵲起,在全國影響廣泛。但是到了 1999 年之後,Boisfeuillet Jones Jr. 被任命為總編,《華盛頓郵報》開始側重本地報道。
  現在貝索斯清楚地要求,要把方向整個扭轉過來。在他的建議下,《華盛頓郵報》組建了一個 16 人的團隊,專門重寫部分題目和文章內容,讓它們能吸引更廣泛的讀者。
  “專註在你能改變的東西上。”貝索斯說。除此之外,雖然收購《華盛頓郵報》是貝索斯個人而非亞馬遜公司在出錢,但是顯然這兩家企業不會放棄可能合作的機會。
  全新設計的《華盛頓郵報》應用,將在 Kindle Fire 平板設備上享受巨大優惠,可能覆蓋上百萬用戶。這項優惠會在剛剛發佈的 8.9 英寸的 Kindle Fire HDX 平板上通過軟件更新提供,享受頭 6 個月免費,接下來的 6 個月每月 1 美元的低價訂閱。在隨後推出的 Andriod 和 iPhone 應用,則需要每月 4 美元訂閱。
  《華盛頓郵報》認為,成為一個 Kindle Fire 平板上的應用不過是試圖接觸更廣泛讀者群的一個途徑。貝索斯早在 2013 年收購時就表示,他會為《華盛頓郵報》“提供一個經濟上的減震墊,讓它能夠進行試驗,找到可行的商業模式”。而亞馬遜最近的一系列舉動,如自主開發的語音機器人 Echo 和自己製作的電視劇“Transparent”,也都像是進入了實驗模式。
  讓人感到擔心的不是為尋找新領域而進行的試驗,而是看到一直以來 Kindle 應用在 iPhone 上的糟糕體驗,如果貝索斯真是優秀的“產品經理”,他是怎麼考慮這件事的呢?
 
創作者介紹

劉翔

jfjmskzztnoa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